当前位置:磁力新闻网 > 国内新闻 > >>正文

重庆彭水:村民“惹恼”村干部后“享受”到了拘留坐牢的特殊“待遇”

发表时间:2020-11-01 22:54:45 浏览次数:
重庆彭水:村民“惹恼”村干部后“享受”到了拘留坐牢的特殊“待遇”
 
   中国焦点新闻重庆11月2日讯(记者卓尔图雅报道)某村民因为“惹恼”了村领导,退耕还林款、种粮直补款,没有得过一分钱,养了7、8头牛,也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助;去年土地确权,也不给他填写,他知道对于一个农民来说失去土地的严重性。于是他“碰到”村主任,就将她小车拦下,要求给他土地确权,村主任说你土地有纠纷,我解决不了,该村民还是不让走,村主任报警后,警察劝他让村主任离开,仍然不听,在争执中,警察就使用了辣椒水,该村民被辣得在地上不停地翻滚,并抓扯到路边的南瓜藤,做出了“袭警”的动作,被判处拘役四个月,缓刑六个月。
   近日,记者接到热线电话后,对此事进行了为时两天的明察暗访。

上图:村委会修在许必仁地里,没有得到补偿,他曾经把这里当成“养鸭场”
 
许必仁将村办公楼变成“养鸭场”“惹恼”村官
 
据了解,家住重庆市彭水县龙射镇永和村3组的许必仁,今年67岁,文盲,1986年起,在县城开彭水到太原的客车,很少回老家一次,家里的耕地都是由别人代耕。2013年12月,因犯交通肇事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四年,失去了驾驶资格的许必仁,只得回到老家务农。不料,回家发现村办公楼修在自家地里,他自家的房屋由于年久失修,无法住人,就认为村里领导没有与他商量就将办公楼修在他家的土地上,没有得到什么补偿,实在欺人太甚,经过多次理论后,就强行住进村办公楼里,还养了上千只鸭,办公楼就成了“养鸭场”。村领导无奈,只得将原来的村办公楼给许必仁居住,许必仁住进二层小楼后,改养鸭为养牛。每天一头牛就要吃两背草(一背草大约60斤左右),8头牛就要吃16背草,一天累得像“二猴”,没有穿过一次干净的衣服。
许必仁说:人家养牛,每一头牛政府都要给补助,还要给钱修牛圈,可我养了六七年了,没有得过一分钱;我家原来是三个人的土地,大约10亩左右,没有得过一次种粮直补款;我家林地大约100亩,也没有得过一次退耕还林款;应该都是村干部代领了。去年政府给土地“确权”,村干部也不给我家的土地报上去,我现在没有车开了,也没有生存的其他出路,只有依靠土地来维持生活,不给我土地确权,就等于剥夺了我生存的资本、剥夺了我活着的希望。我多次找村主任豆世华(按辈份是许必仁的二娘),以及村党支部书记,要求给我的土地确权。
村领导说:因为你这么多年没有在家,土地一直是别人代耕,代耕人又是你的两个兄弟,有的地块你兄弟说是你父亲分给他的,到底是你的还是你兄弟的,要你们自己协商好了再说。许必仁说:你这完全是推脱之词,你就按照1998年7月1日颁发的《土地证》上的地块填写,不就行了?九八年的时候,一个个都是依靠土地吃饭,四临界止最真实,没有谁愿意让给别人一厘地。可村领导一直没有给他土地确权。

上图:村委会原来的房屋也是修在许必仁土地上的,现在是许必仁在居住
 
六十七岁的许必仁“享受”现代“巡捕”的酷刑
 
2019年7月25日中午12时许,许必仁看到村主任豆世华开车来到他家附近,就上前拦住小车说:二娘,你给我家土地报上去呀,不然新的《土地证》都要下来了,不给我确权,我没有土地,怎么生活?豆世华说:你土地有纠纷,我没有办法解决你土地纠纷问题,所以没法确权。许必仁还是不让豆世华离开,豆世华就报警,龙射派出所民警廖雪飞、向国彪、穆家富、陈昌林驾车来到现场,就叫许必仁走开,不要给豆世华车拦着。
许必仁说:你们不给我解决好,我就不让她走。四个警察活拉活扯,两个人捉手,两个人捉脚,提起来,我一挣扎,民警借势就把我甩在地上,我就抱着廖雪飞的腿不放,另一民警就拿出“催泪喷雾”喷在我脸上,疼得我满地打滚,滚到公路边,抓着一根南瓜藤挥舞。当时都疼得满地打滚了,没有过多久,我就疼得昏迷了,哪里还有力气“袭警”?
我后来回来才听在场的目击者说:他都快不行了,你们不能这样做,民警就将我拖到许必卫家里给我洗了几次眼睛。我当时是在半昏迷中,知道他们把我送到派出所,好像又送到县中医院治疗,后来才送到公安局,大约是晚上21点,我才慢慢清醒过来,两名警察(一名自称是姓黄,鹿鸣人,一名姓喻,棣棠人)就将我关进审讯室里,双手返拷在后背椅子上,要我承认打警察的事。我说我当时已经疼得死去活来,哪有力气打人,他说是我先打人,民警才用催泪喷雾的。我说是他们先喷我,我才在挣扎中可能有挥舞的“动作”。警察说我不老实,没有说实话,就将我拷着的双手往上面抬,痛得我受不了,我就说:落到你们手里了,我没有办法,你们要怎么说你就怎么写,我痛得受不了,家里还有8头耕牛没有人管,我只有认罪。
我说:你们不是有录像吗?你自己看录像就是。他们放录像,我只是看到我痛得满地打滚,抓起南瓜藤挥舞,根本就没有看到我抓得有什么砖头?那么难受的情况下,我都快昏死过去了,哪里还有力气,哪里还有心情“袭警”?……就这样,他们一直把我“折腾”到天亮,要我在他们“刑讯逼供”“编好”的笔录上签字,我说不会写字,他们代签后,就强行将我手指拉去在纸上盖了手印。

上图:许必仁说:当时我痛得在公路上翻滚,滚到电杆边抓了一根南瓜藤挥舞
 
许必仁将自己“折腾”得“够呛”问题仍未落实
 
记者在许必仁提供的《判决书》中看到的说法完全不一样:2019年7月25日,许必仁因土地纠纷问题,阻拦豆世华驾车离开。龙射派出所接到豆世华的报警后,民警廖雪飞、向国彪、穆家富、陈昌林四民警驾车来到现场,经劝说无果后,民警拉住许必仁的双手将其从豆世华的车尾拉开,才使豆世华得以驾车离开。许必仁因此对民警心怀不满,便用双手抱着廖雪飞的脚阻止民警离开。许必仁被其他民警拉开后,便捡起砖头将向国彪的小腿砸伤,并用脚将廖雪飞和陈昌林踢伤。之后,许必仁被民警使用催泪喷雾制服。
法院认为:许必仁的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,鉴于许必仁具有坦白情节,判处许必仁拘役四个月,缓刑六个月。
记者针对许必仁“袭警”一事,采访了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者许必卫、苏英、许必林、陈德茂、许川等人,均证实豆世华开车离开后,许必仁就抱着廖雪飞的腿,要求给他解决好疼得确权问题,不让离开,民警就使用催泪喷雾,许必仁疼得受不了,在地上疼得死去活来,不停地翻滚,“爪脚舞枣”地乱抓,乱吼,民警就将他抬到屋檐边洗眼睛,许必仁又疼得在地坝上翻滚,民警又抬进屋檐下洗眼睛,洗了四五次……许必仁就进入半昏迷状态,随后被民警拉走。
针对许必仁提出的土地确权问题,记者在他提供的1998年7月1颁发的《土地证》,进行一一核实,小地名大土后面5.6亩、凼氹边、1.4亩、陶家凼0.56亩、板栗树台0.28亩、陈家屋基0.84亩、园子0.28亩,现在都是许必仁在耕种,只有蜂桶岩0.56亩是陶明亮在耕种。许必仁说:土地证上我有9.52亩,但还有村委会占地是我的;寨堡有一块许必林原来在耕种,已经荒芜了;还有我现在住的房屋这块地,原来是我的地,许必卫说是他的地,要求确权给我。
许必仁还说:村干部不但没有给我土地确权,而且这么多年的种粮直补款、退耕还林款都被村领导私自领取;还有我养牛大户的补助款,也不知去向;四月份我去银行领社保,每个月125元,也被取消。我已经落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,只有要求新闻媒体曝光,希望引起上级政府部门的重视,还我一个公道!
关于许必仁提出的土地确权等问题,龙射镇政府、彭水县政府是否尽快给他解决落实?记者将继续关注,作后续跟踪报道!

上图:许必仁养了八头牛,没有得到政府一分钱的补助

分享到: